完整版免费阅读陆凝霜姜云逸陆凝霜_陆凝霜姜云逸陆凝霜小说推荐完本

“姜云逸”的《陆凝霜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玄幻:误闯魔教总堂后,我以德服人(陆凝霜,令姜云,宗内)小说,文笔细腻优美,情节生动有趣,题材特别新颖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金满天繁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,小编为您带来玄幻:误闯魔教总堂后,我以德服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陆凝霜

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陆凝霜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”作为师父,她本想要安慰,话到嘴边却是沉默,最后还是抬起斩杀无数魔教的手,摸了摸她的头顶,问道:“你有悲吗?”闻言,女子陆凝霜抬起头,沉默得可怕!今日,本是天凌圣地举办整座圣州的风云际会。圣州七宗,齐聚一堂。天凌圣地,剑宫,紫阳宗,神兵阁,丹谷,天仙楼,药王谷,同时莅临。这般场景堪称盛况空前,八七宗…

阅读最新章节

爆火言情小说《玄幻:生前不愿,死后又冥婚嫁我》正在火热连载中,这本小说是由作者金满天繁倾情力创的作品,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陆凝霜,令姜云,宗内,其主要内容讲述了……《玄幻:生前不愿,死后又冥婚嫁我》免费试读“你要死了…….”天蒙蒙,天凌圣地乃是正道魁首。
只见广场上一片狼藉,一具具尸体残骸堆叠如山,猩红的血迹汇聚成溪水蜿蜒流淌,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四周。
少年被她抱在怀中。
他微弱呼吸着,俏脸苍白如纸,狼狈不堪,鲜血染透了衣衫,气息孱弱。
“嗯,凝霜姐………”是啊,他要死了。
女子的双手与衣裳被鲜血所染,垂落眼帘,淡漠的眸瞳看着他,感受着自身心脏稍微刺痛,目光渐渐复杂,却又悄然而逝。
少年临死前深深凝视着她平静如水的眸瞳,心里有苦涩、无奈、以及心酸…..他不甘,没想到直到最后,她依旧冷血无情。
沉重的闭上眼睛,此刻他觉得无比轻松。
“云逸。”
她不知如何心情,仅仅是抱住他的身体,试图像往常一般将他唤醒。
“徒儿…….”这时,一道轻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女子没有反应,始终看着怀里逐渐冰冷的少年,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般。
“他死了。”
终于,她面不改色的说出口,语调很平稳,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,带着一种麻木的意味:“我亲眼看着他断气。”
作为师父,她本想要安慰,话到嘴边却是沉默,最后还是抬起斩杀无数魔教的手,摸了摸她的头顶,问道:“你有悲吗?”闻言,女子陆凝霜抬起头,沉默得可怕!今日,本是天凌圣地举办整座圣州的风云际会。
圣州七宗,齐聚一堂。
天凌圣地,剑宫,紫阳宗,神兵阁,丹谷,天仙楼,药王谷,同时莅临。
这般场景堪称盛况空前,八七宗齐聚,一方巨擘,一方古国势力,一方圣域顶尖豪强,汇聚在天凌圣地,即便是寻常修真者也忍不住好奇围观。
然而魔教趁此机会,大举进攻,战争瞬息爆发。
天凌圣地,九峰环绕,仙气飘飘,中央位置是一处偌大的仙境广场,本是唯美如画。
可惜……今非昔比。
…….姜云逸眼前一片漆黑,冰冷刺骨的感觉侵蚀着他的四肢百骸,使得他如坠冰窟,凉意涌现。
他想要寻找温暖,却发现自己早迷失在黑暗深渊中,找不到丝毫的归途,毫无方向的走着…….走着。
这时,一道微弱声音响起。
“云逸……”此声犹如救赎一般,驱散了迷惘的黑暗,带给姜云逸少许希望。
姜云逸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慢悠悠的走去,可是走了许久仍旧没有发现声源所在。
他停止了脚步,疑惑的喊道:“凝霜姐,我听到了你说话的声音……你在哪?”姜云逸望着漆黑的远方,又看了看脚下的路,此地除了自己外,便听到了一些嘈杂的声音,说什么:“他死了”。
没过多久,又听到:“你不是人……..我想嫁给他……….”明明熟悉的声音就在耳畔低喃着,哪怕他拼尽力气喊着,可是依然无济于事,无法做出回应,甚至根本看不到声源所在。
最后,他放弃了挣扎,任由那声音消失…..姜云逸疑惑重重。
“谁死了?”“谁不是人?”“谁又要嫁给谁?”姜云逸总觉得命运在捉弄他,为什么转世后的自己,无父无母就算了,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性格又是如此怪异。
是的,陆凝霜的性格极其怪异,从小开始就极为的沉默寡言,刚开始本以为是面生,没想到只是单纯的冷漠无情。
而姜云逸作为转生者,却根本没有占到一点好处。
转世投胎,从记事起自己便是孤儿,所幸才有些办法在红尘之中活下来,并且遇到了正巧被灭门的陆凝霜。
因为两人同样同病相怜,也是无依无靠。
某天姜云逸手中恰巧有吃的,而饥肠辘辘的陆凝霜就一直跟着他回去。
见到这位女孩傻愣愣的,也不知道是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。
姜云逸觉得多一个人,少一个人都一样,索性就收留她,一起赚钱。
赚到钱,然后每天买一个大烧饼,一个两半,便是他们一天的早午晚饭。
虽然陆凝霜表现得很冷漠,但实际上却非常照顾姜云逸。
因为相差两三岁,所以陆凝霜经常会将最大的那份烧饼给他。
直至十一二岁时,他们被下山游历的师父遇到,获得仙途,才步入修仙。
陆凝霜在宗内也一直照顾着他。
好的丹药会先送给姜云逸,吃食更是精细,就连她自己每月的例钱,都会分出一部分给他。
久而久之,姜云逸就生出感情。
“……….”前方…..忽明忽暗的光芒跳跃着,映照着一抹纤瘦的倩影。
姜云逸缓缓站起身来,不明所以的走了过去。
脚步很轻,回荡在幽静的黑暗中。
支离破碎的碎片,闪烁着耀眼的光华,里面的画面逐渐展现在他眼前。
“凝霜姐,我没事,过几天便好。”
破败的草庙,稚嫩的姜云逸的容颜多了几分苍白,躺在草席上的他虚弱的喘息着。
而在一旁,同样稚嫩的陆凝霜安静站在原地,脸上染有灰土,遮盖容颜,而黑眸深深的看着他。
“云逸,我去药房取药。”
姜云逸想要伸手抓住他,然而陆凝霜仅留下一句话,便离开了草庙。
他望着陆凝霜离去的背影,眉宇间透露着忧愁。
因为他们没钱,何来取药一说?虽然镇上掌管药房的是一位老婆婆,但他并不认为能取得到药。
有一便有二,若是那位老婆婆心软给凝霜姐药,往后其他人也效仿的话,那该如何是好?只要是正常人,一般都不会给。
这是亏本的买卖。
不知过了多久。
姜云逸艰难的坐起身子,看了眼空荡荡的破旧草庙,叹了口气,朝外走去。
这座草庙是姜云逸找到的栖身之所,也是两人相依为命的地方。
他虚弱的走出草庙,而此时陆凝霜也刚巧归来。
“你……..云逸,药。”
姜云逸看着她磕破的膝盖与额头,鲜血顺着她的侧脸滑落,滴落在地上,绽放如花。
很明显,是磕出来的。
他皱了皱眉,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欲言又止,想要责备陆凝霜两句,却又忍不住将她揽在怀里。
“疼吗?”姜云逸关切的问道。
陆凝霜摇了摇头,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对于伤势,视若无睹。
这一举动让姜云逸内疚万分,他紧握着陆凝霜的手掌,认真的道:“凝霜姐,下次别在做这种事情了。”
陆凝霜静静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始终与红尘格格不入,不愿与众人交谈。
即便她救了姜云逸,但也仅限于此,除此之外,她没有再对姜云逸展露出其它的感情。
…….“这是…….”看着碎片之中的画面,姜云逸苦笑一声,继续走到下一个碎片。
“可愿拜我为师?”草庙内,姜云逸拉着她一起跪伏在地。
而在他们前方则端立着一位身袭青衣的妇人,面目慈祥和蔼,双目炯炯,浑身散发着灵韵的波动,美丽而高贵。
“敢问仙长,想要收的人是……?”“你。”
青衣妇人含笑看着他,柔声说道。
“仙长,凝霜姐可否一起?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近的人了。”
姜云逸满脸期待的看着她。
而在说完这番话后,他悄然看了一眼旁边平静的陆凝霜。
见她始终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姜云逸生怕自己拜师后,反倒是将她一个人被孤零零的留下。
沉思良久。
“好。”
青衣妇人点头,轻柔道:“不过孩子,你得先询问一下你姐姐的意思。”
闻言,陆凝霜淡漠的眸子扫了一眼姜云逸,而后看着青衣妇人,清脆的声音吐出几字。
“我愿意。”
简单的三个字,却饱含深意。
见状,姜云逸松了一口气。
他很清楚,只要拜青衣妇人为师,就能得到步入仙途的机缘。
就算无法做到名声远扬,至少可以衣食无忧。
拜师的过程里,陆凝霜依旧神色淡然,丝毫没有因为得到仙缘感到丝毫开心。
哪怕是来到名门正派天凌圣地,她也依旧如故。
这让姜云逸有些担忧,毕竟陆凝霜太特别。
她仿佛不知人间疾苦,不懂人心险恶,对周遭的环境漠不关心。
有一天,他来到她面前问道:“凝霜姐,你是不是不想拜师?”陆凝霜摇头:“没,跟着你,挺好。”
这话落入姜云逸耳中,让他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。
陆凝霜对他的态度比之前要改观许多,哪怕还是性情淡漠,但只要他问,她便答。
“凝霜姐,那你永远跟着我,好不好?”姜云逸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陆凝霜没有犹豫,很快点头:“好。”
…….看着这些画面,姜云逸在碎片前轻笑一声:“凝霜姐还真是从小性情冷淡,就好似……不是人…….”说出这话刹那,瞬间怔在原地片刻。
“原来…..师父说不是人的是凝霜姐。”
看到这里,姜云逸恍惚记起自己已死!魔教合作围剿,魔神降世……“所以,我怎么不是去地府,反而被困在此地?”姜云逸喃喃自语,或许有些不舍,但自死亡已成定局。
只不过自己明明已经修仙,却偏偏想要谈恋爱,说实话姜云逸都感到一阵羞耻。
但一想到前生的自己到高中都始终单身,却转世后遇到白月光的凝霜姐,姜云逸也就释怀了。
毕竟这辈子他就只有凝霜姐。
他观看碎片一遍又一遍,每看完一遍,内心都会升起莫名的悲凉。
最终目光停留在一块碎片的画面里。
只见碎片之中,两人均已长大。
陆凝霜五官精致,气质脱俗,宛若冰山上的莲花,不染纤尘。
而姜云逸虽年少却英俊非凡,风华绝代,宛若翩翩佳公子,容易令人心生好感。
两人一直相伴左右,不曾分开。
然而就算如此,陆凝霜的性格,始终让姜云逸察觉不到一点情绪,更别说情爱。
“凝霜姐,你对我的感情究竟是什么?”她摇头。
“那你有过喜欢吗?”陆凝霜惜字如金:“或许有。”
忍无可忍的姜云逸,直接将她逼到墙壁前,手撑在她娇躯两侧,拦截去路。
姜云逸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询问:“凝霜姐,那你,愿意接受我吗?”陆凝霜沉默。
这一幕,被远处的自家师父尽数看在眼中,轻叹一声摇头离开。
她总觉得现在的年轻一辈,不是一般的早熟。
然而陆凝霜依旧沉默,像是失去了所有感情一般,只剩下一具躯壳。
这让姜云逸非常失望。
难道这辈子凝霜姐对他都没有任何感情,甚至,连一丝的好感都没有?望着她咫尺之间的薄唇,姜云逸鬼使神差的缓慢凑近。
就在他即将碰触到的刹那,则是顿了一下,像是在确定着什么。
倒是陆凝霜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。
见她平静如水的样子,姜云逸瞬间狠下心品尝。
她的芳香,她独特的味道。
薄薄的嘴唇,微凉,软绵,有着甜蜜之感。
可就算如此,陆凝霜任由着他肆虐,仅仅是细长的睫毛颤了一下。
恍惚间,姜云逸睁开双眼,愣愣看着眼前的女子。
陆凝霜依旧安静的站着,没有任何表情,仅有雪白的脸颊下,染着不自然的一抹淡淡红晕。
姜云逸的脑袋轰隆作响,一片空白。
两唇分离。
姜云逸呆滞的站在那里,久久未能回过神来,瞬间和陆凝霜一样保持着沉默。
良久,他才开口问道:“凝霜姐,若是别人也对你如此,你该怎么办?”他很害怕,怕别人对她这么做,陆凝霜也是这般平静,不知反抗。
可陆凝霜却是很干脆道:“杀了他。”
“那为什么我就可以?”“因为是你。”
姜云逸得到答案,深深凝望着她,脑海中一幅幅美好画面浮现于,每一幅画面里的人影,都是陆凝霜和自己。
青梅竹马,一路相伴。
一起成长,一起闯荡江湖。
每一段都是美好的岁月,真好。
“明明不拒绝,为什么不愿接受?”陆凝霜的沉默,好似不懂得思考的木偶,甚至从性格上看不像会爱任何一个人,哪怕是她自己。
至于为什么,姜云逸始终都不明白,即便到死都不明白!姜云逸怀疑从头到尾凝霜姐就没有对谁动过情,亦或者说,她根本就不会有情这种东西。
一念至此,他忽然觉得自己就不该动情,甚至是下辈子再也不要动情。
他累了,连心都疲惫。
死后的他,此刻觉得异常轻松。
陆凝霜的冷漠,比他想象的还要沉重、坚不可摧。
然而,命运总是捉弄人。
……..在黑暗中靠着碎片画面,他仿佛渡过了万载岁月。
忽然,耳边隐约听到敲锣打鼓、放鞭炮的声音。
锣鼓喧天!噼里啪啦!随后便是热闹的喧哗。
“新娘子,快上轿啊!”外界,喧嚣声不断,催促着她。
姜云逸在黑暗不明,却也想起耳边熟悉的话语“我想嫁给他……”有人问她“为什么?”,却换来的是沉默。
凝霜姐要嫁给谁?这个问题萦绕在姜云逸的心头,无法解开。
随即,一句话落入姜云逸心坎:“我好像后悔了,想嫁给他……”这句话似乎在姜云逸耳畔不断徘徊,震撼着他的心灵。
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?为什么自己偏偏能够听清楚凝霜姐的话?又无法做出回应?……..外界。
满城花开,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美丽的杏花桃红。
仙气飘飘。
陆凝霜身后是井然有序的队伍,正在朦胧的云巅与朝阳平齐,朝远处驶去。
云霞铺洒着数不尽的七彩祥云,寒风卷着淡淡清香,使得经过未醒的人家睡得更是舒心。
满城树上系着无数红绸带,乃是前一天准备好。
皇宫宫殿外,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,比肩继踵,个个皆是抬头观望这百年难见的盛世婚礼。
与此同时,殿内。
“这就是仙人的婚礼吗?”小女孩在辉煌碧玉的宫中,好奇的眨了眨眼睛,望着天边红缎,仿佛看到了一息红星划过。
同时城中繁华景色,是自己父皇前一天下了死令命人展现的繁华。
“姐姐,你出嫁时也会是这般景象吗?”小女孩将目光移向一旁亭亭玉立、落落大方的女子身上。
女子身段丰膄,一袭轻纱露肩宫衣裙飘然若仙。
虽也是沉鱼落雁,但她自认无法与天上的仙人相比,摇了摇头回应:“此情此景,仅此一见。”
可惜,是冥婚……她在心里念道。
“为什么?”女子淡笑不以为然,摸了摸她机灵乖巧的脑袋,轻声如羽,动听如铃:“因为,这不是我们能闯入的世界。”
仙人,是凡人对于修真者的尊称。
唯有“仙人”可搬山移海,一粒尘埃可填海,一叶斩星辰,腾云驾雾之手段,俯瞰众生。
凡人只能仰望世界,感叹世间广阔,却无法亲眼俯瞰阔丽风景。
很快,那天边红缎犹如一道流星快速划过虚空。
不知多久,姜云逸在黑暗的世界里听到有人高喊。
“一拜天地——二拜高堂——夫妻对拜——送入洞房——”此刻,姜云逸竟觉得是自己在拜堂成亲,一切太过梦幻。
但他已太累,不想做任何挣扎。
新婚这场梦,他暂且沉沦。
听着锣鼓与炮竹、欢呼祝贺之声,陷入混沌。
这片漆黑,似乎永远都走不出去。
从这之后,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直至…..这一天的到来。

小说《陆凝霜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11月3日 12:54:21
下一篇 2023年11月3日 12:54: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