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的小说秦桑桑乔津南乔津南秦桑桑_秦桑桑乔津南(乔津南秦桑桑)全文免费小说

现代言情《秦桑桑乔津南》,由网络作家“乔津南”所著,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津南秦桑桑,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,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!详情介绍:整个酒吧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。秦桑桑对上乔津南冷冽的眸,一怔,脱口而出:“你一个和尚能来这种地方?”乔津南清俊的脸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一度。…《秦桑桑乔津南小说》第5章免费试读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秦桑桑乔津南

看过很多现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秦桑桑乔津南》,这是“乔津南”写的,人物乔津南秦桑桑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秦桑桑深吸了一口气,指着婚纱照上西装革履的男人问:“你爸呢?”乔婂神情淡淡:“普德寺,修行。”秦桑桑沉默了。乔津南是京圈千金最想嫁的男人,没有之一。他二十岁接管家族企业,克己守礼,倨傲清冷,烟酒不碰,唯一的爱好就是每个月去寺庙修禅…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秦桑桑来不及收力,脚下一滑,整个人重重摔倒在满是积雪的土坡上!“嘭!”她摔的鼻子发酸,疼到眼泪都挂在眼眶。
秦桑桑以为乔津南就算不来扶自己,也会停下问自己一句。
却不想一抬眼,男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。
只有那辆车牌为京A·88888的黑色红旗车在大雪之中,扬长而去!秦桑桑错愕地怔在原地,半天没缓过神来。
…《秦桑桑乔津南》免费试读秦桑桑盯着墙上的婚纱照和身边的小女孩看了半个小时,终于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——她穿越到了十年后。
十年后的自己不仅嫁给了喜欢的男人乔津南,还和他有了一个女儿。
女儿乔婂除了眉眼与她相似外,气质简直就和乔津南一模一样。
秦桑桑深吸了一口气,指着婚纱照上西装革履的男人问:“你爸呢?”乔婂神情淡淡:“普德寺,修行。”
秦桑桑沉默了。
乔津南是京圈千金最想嫁的男人,没有之一。
他二十岁接管家族企业,克己守礼,倨傲清冷,烟酒不碰,唯一的爱好就是每个月去寺庙修禅。
而秦桑桑与他完全相反。
她年幼丧母,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她父亲不让她做的事。
喝酒、泡吧、赛车……她活得恣意洒脱。
秦桑桑也从没想过,自己竟然会嫁给乔津南!此刻,她看着婚纱照上依偎的男女,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乔津南。
于是简单收拾了下就出了门。
去往普德寺的路上,秦桑桑脑海里多了很多陌生的回忆。
她像看电影似的回想了一遍,发现这是自己没有经历过的这十年的记忆。
记忆里的她一改少年叛逆,学着去做一个优雅温柔的贤妻良母。
寒冬腊月,上山的路格外难走。
秦桑桑站在普德寺外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记忆里那样温婉大方,才敲响木门。
不多时,有僧人来开门:“女施主有何事?”“我找乔津南。”
秦桑桑礼貌一笑,“我是他……妻子。”
妻子。
这两个字在她舌尖绕圈,蜜糖似的发甜。
不多时,乔津南从寺庙里走了出来。
他身着简单的素色长衣长裤,手里捏着沉香手串,清冷的五官如同雕刻般完美。
“有事?”秦桑桑来时兴奋,根本忘了找个理由,半天终于憋出一句:“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不想下一秒,乔津南眸光微冷,语气都沉下来:“秦桑桑,你是想离婚吗?”秦桑桑狠狠一怔,满头雾水。
她快速在脑海里浏览了一遍陌生的记忆,找到了原因——刚结婚时乔津南就和她定下规矩,绝不能在他修禅时打扰,但她之后还是擅自上了山。
为此乔津南第一次与她动怒,后来她就不敢了……难怪自己说要上山找乔津南时,乔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秦桑桑连忙解释:“我不是……”“不想就别来打扰我。”
乔津南冷冷说完,反手将寺门重重合上。
秦桑桑不敢相信他就这样把自己关在门外,心底因为得知与乔津南结婚的喜悦,这一刻也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“不来就不来,至于这么凶吗!”秦桑桑闷着气踹了下石阶,准备转身离开。
刚走没几步,一个女人迎面走来。
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,画着精致的妆容,一举一动优雅大方。
看见秦桑桑,女人停住对她点了下头:“乔夫人。”
秦桑桑微微凝眉,她们认识?片刻,她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女人——乔津南的秘书,段汐月。
她立刻换上温柔的表情:“段秘书,你来找津南?他修行呢,不准人打扰。”
段汐月只笑了笑,就略过她走去寺庙前敲门。
这被漠视的感觉让秦桑桑很不舒服。
她就站在原地等着看段汐月和自己一样被拒之门外。
然而僧人进去没多久,只见乔津南竟真的走了出来,还换了一身西装。
他与段汐月并肩同行,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,秦桑桑清楚看见男人眼底淡淡的笑意。
乔津南截然不同的态度让秦桑桑心口一阵闷堵。
她下意识想拉住他。
男人却直接侧过身避开!秦桑桑来不及收力,脚下一滑,整个人重重摔倒在满是积雪的土坡上!“嘭!”她摔的鼻子发酸,疼到眼泪都挂在眼眶。
秦桑桑以为乔津南就算不来扶自己,也会停下问自己一句。
却不想一抬眼,男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。
只有那辆车牌为京A·88888的黑色红旗车在大雪之中,扬长而去!秦桑桑错愕地怔在原地,半天没缓过神来。
直到身上的雪融化成冰水渗透衣服,她冻得打了个冷颤,才撑着树干站起来,在心里骂了句乔津南“混蛋”,一个人一瘸一拐的下了山。
普德寺所在的鹿门山偏僻,秦桑桑走了好远才打到车。
回到别墅时已经很晚。
她精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上,满脑子都是乔津南和段汐月并肩离去的身影。
他们……什么关系?秦桑桑一帧帧回想着仅有的十年间记忆,找到了段汐月的信息——段汐月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家闺秀,五年前段家破产,段父重病去世,身为好友的乔父便将段汐月安排进了乔氏集团。
而向来不近女色、不用女秘书的乔津南,竟也破例把她留在了身边。
想起白天乔津南对待段汐月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,秦桑桑嘴里像吃了黄连一样发苦。
正出神,头顶传来乔婂的声音:“母亲,您应该去浴室清洗一下,而且就算是在家里,您也不能这么……随意。”
秦桑桑下意识抬头看去,只见乔婂站在二楼楼梯上,正拧眉看着自己。
那冷漠的眼神简直和乔津南相差无几。
她突然发现她的女儿好像也不是很喜欢自己。
“婂婂。”
秦桑桑作出端庄姿态,像个母亲那样温柔一笑,“你……不喜欢妈妈吗?”乔婂很疏离的看向她:“母亲,您作为乔家少夫人,不该问出这种掺杂太多私人情感的话。
还有……”她扫过沙发布上的水渍,提醒道:“父亲很喜欢段阿姨送的这个沙发,您现在弄脏了,他会生气。”
说完,乔婂就转身上了楼。
而秦桑桑的笑僵在脸上,明明她才是乔津南的妻子,是乔婂的母亲。
可在这个家里,自己却没有半点归属感。
她在被排斥,完全融不进去。
但秦桑桑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。
她喜欢乔津南,既然已经结婚,有了女儿,要过一辈子,她绝不会让这段婚姻就这样糟糕下去。
有了想法,秦桑桑让管家帮忙找人清洗沙发后,便给乔津南发了条消息: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然而一直到她洗漱好,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,乔津南都没有回复。
之后两天,他也没有回来。
第三天,秦桑桑看着仍没有回复的消息框,看向正在吃早饭的乔婂:“婂婂,你爸两天没回来了,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”“公司。”
乔婂平淡回答后,便起身出门去上学了。
而秦桑桑得到答案,让家里阿姨熬了补汤,提着去了乔氏集团。
乔氏集团坐落在京都商圈中心,独占了一栋66层的写字楼。
而乔津南的办公室就在最顶层。
秦桑桑畅通无阻的上了电梯,来到办公室。
门敞开着。
她走上前,就见办公桌前,乔津南低头看着文件。
而段汐月站在他身侧,半俯下身,垂落的发丝都要碰到男人的侧脸。
工作没必要离这么近吧?!秦桑桑微眯起眼,心底来火。
许是她目光太锋利,段汐月抬眸看来。
瞧见秦桑桑,她直起身子,手似无意地放在乔津南肩膀上:“津南,夫人来了。”
而后她便撤回手往外走,在路过秦桑桑时轻轻颔首,十足的轻蔑。
擦肩而过那刻,秦桑桑攥紧了手。
“你来干什么?”乔津南的声音兀的响起。
秦桑桑想起自己的目的,收起情绪走上前:“我来给你送汤。”
她拧开保温盒的盖子,声音温柔:“我给你发消息,你怎么没回?”乔津南淡淡收回视线:“我工作不看手机。”
秦桑桑抿了抿唇,忍着心头的涩意,故作撒娇的问:“修禅重要,工作重要,那我算什么?”乔津南头也不抬的漠然开口:“一个麻烦。”

小说《秦桑桑乔津南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11月6日 13:54:00
下一篇 2023年11月6日 13:54: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