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尘音宴重凤尘音宴瑾月完结热门小说_小说完结凤尘音宴重(凤尘音宴瑾月)

《凤尘音宴重》是作者 “凤尘音”的倾心著作,凤尘音宴瑾月是小说中的主角,内容概括:管家不明白凤尘音的意思,但王爷和王妃成亲一年来,王妃管家的能力和为人他们是清楚的,此次王爷所做的事情很反常,处处透着让人不明白的隐情。而且没闹出这件事之前,王爷跟王妃的感情很好。…《凤尘音宴重在线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凤尘音宴重

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凤尘音宴重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凤尘音宴瑾月,是作者“凤尘音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一个没有儿子傍身的当家主母,不过是个空壳子,还真敢在这里嚣张声势?“原来凤侍郎家里一直是这样的规矩。”站在凤尘音身侧的熊嬷嬷皱眉,表情不善地盯着陈姨娘,“一个庶女敢勾引自己的王爷姐夫,一个妾室敢跟主母抗衡,今日算是让我开了眼界。”陈姨娘心里咯噔一下,不悦地看着她:“你是谁?我是战王府的掌事嬷嬷,姓熊…

阅读最新章节

她虽是妾室,可老爷平日里宠着她,纵着她,她在府里的地位明面上不如夫人,但待遇样样不差。
…《凤尘音宴重在线阅读》免费试读“我让你跪下,你听不懂?”凤夫人表情冰冷,眉眼尽显当家主母的威严,“需要我喊人过来帮你?”陈姨娘咬着牙,面上划过愤怒。
她虽是妾室,可老爷平日里宠着她,纵着她,她在府里的地位明面上不如夫人,但待遇样样不差。
她还给凤家生了唯一的儿子,是凤家后继有人的大功臣,连老爷都每每感激她肚子争气。
她的地位,比起当家主母又差在了哪里?而姬氏连个儿子都没有,只有一个嫡女,就算被她嘲讽两句都只能受着,今日却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,摆出她主母的架子?陈姨娘攥紧双手,怨恨地盯着凤夫人。
“陈姨娘这是在与我叫板?”凤夫人缓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语气冷漠至极,“平日里我不怎么爱管你,你就真以为我是不敢治你?”陈姨娘嘴上没说话,心里却鄙夷。
一个没有儿子傍身的当家主母,不过是个空壳子,还真敢在这里嚣张声势?“原来凤侍郎家里一直是这样的规矩。”
站在凤尘音身侧的熊嬷嬷皱眉,表情不善地盯着陈姨娘,“一个庶女敢勾引自己的王爷姐夫,一个妾室敢跟主母抗衡,今日算是让我开了眼界。”
陈姨娘心里咯噔一下,不悦地看着她:“你是谁?我是战王府的掌事嬷嬷,姓熊,以前是有品级在身的女史。”
熊嬷嬷说着,冷冷一笑,“当然,现在也有品级在身,不过这个不重要。”
熊?陈姨娘脸色骤变,捏着帕子的手倏地一紧。
太后身边也曾有个嬷嬷姓熊,据说战王成亲那天,熊嬷嬷被拨给了战王府……“重要的是,凤侍郎府里的规矩似乎不太行,老身抽空会跟各大王府的嬷嬷们通个气儿,以后有机会可能也会进宫在太后面前提上两句,或者让人捎个话给朝中御史,把凤家的情况与他们说一说。”
陈姨娘脸色逐渐变得青白僵硬,像是突然间被浇灭了所有的气焰,终于咬牙强笑:“嬷……嬷嬷误会了,我没有不尊主母,方才只是……只是太震惊,我……我这就跪……”陈氏不甘不愿地跪了下来。
户部尚书上个月告老还乡,尚书一职暂时空缺,户部左右两位侍郎都是有资历有经验的老臣。
那位右侍郎的年纪比老爷还大。
这个节骨眼上,但凡有一点对老爷不利的风声,都会让他晋升尚书的希望就此破灭。
哪怕陈姨娘如何恃宠而骄,也绝不敢在这个时候扯后腿。
“王妃娘娘。”
熊嬷嬷转而看向凤尘音,微微屈膝,“夫人是凤家当家主母,您是凤家嫡出大小姐,还是当朝战王的原配王妃,不管基于何种身份,夫人和王妃都有绝对的权力处置一个僭越的妾室,和一个私德败坏的庶女。
多谢熊嬷嬷秉公直言。”
凤夫人先是道了谢,随后转头吩咐,“海嬷嬷,你亲自去听雨楼走一趟,看看二小姐在不在。
是,大小姐。
二小姐回来了!二小姐回来了!”外面忽然响起一个丫鬟急匆匆的禀报,“战王也来了,是跟二小姐一起回来的。”
话音落地,厅中顿时一片死寂。
凤夫人脸色难看,看向陈姨娘的眼神像是一把刀,锋利冰冷。
陈姨娘脸色刷白:“夫人明察——陈氏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凤夫人厉声怒问,“你不是说凤云皎待在后院没出去过吗?难道是棠儿派人绑她去的战王府?”陈姨娘眼神一闪,强自辩解:“可能皎儿只是去看望姐姐,没成想被大小姐生了误会,大小姐独自回家,战王他……他看在自己王妃的面子上,才把皎儿送了回来,这是对王妃的尊重。”
她的辩解很可笑,简直是强词夺理。
然而心里在鄙夷,凤尘音自己没用,抓不住男人的心,还怪战王喜欢旁人吗?何况权贵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寻常,她要真如此善妒,早晚还是被休的份。
战王既然亲自送皎儿回来……“你们不去做事,都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凤云皎的声音在厅外响起,带着傲慢的命令,“都散了!”众人转头看去。
一袭锦袍的宴重面无表情走了过来,容貌俊美逼人,气度冷峻不凡,他的身侧跟着趾高气昂的凤云皎,看起来确实是亲自送她回来的架势。
下人们齐齐跪下行礼,并朝后退了退,让出一条路给战王通行。
“庶二小姐好大的威风。”
熊嬷嬷走了出来,冷冷看着凤云皎,“凤家现在竟由一个庶女发号施令?”凤云皎闻言皱眉,下意识地想质问她是谁,可一转头才发现凤夫人和凤尘音都在厅里。
而她的生母陈姨娘,此时正低头跪在地上,俨然一副被问罪的架势。
“姨娘!”凤云皎脸色一变,急急走上前,“这是怎么了?”熊嬷嬷低头朝宴重行礼,语气恭敬却带着指责:“王爷此番作为,实在不像话。”
宴重沉默抿唇,面无表情地走进厅里,冷峻的眸子缓缓扫过厅里众人,很快明白了凤尘音摆出这个阵仗的目的。
“见过战王殿下。”
凤夫人行礼。
“岳母大人不必多礼。”
宴重语气淡淡,“云皎方才在王府落水,本王已经命人给她换了衣服。”
落水?厅外聚集的下人纷纷抬头,看着凤云皎明显换过一身的衣服,眼神顿时微妙起来。
“落水?”陈姨娘一惊,转头看向凤云皎,“皎儿,好端端的,你怎么会落水……你的脸怎么了?”最后一句骤然加重的语气,带着明显的怒火。
厅中几双眼睛落到凤云皎脸上。
只见她素来娇嫩白皙的脸上,一边脸颊明显红肿,仔细看去,分明就是印了一个巴掌印。
凤云皎听她这么一问,心头顿时生恨,转头看向凤尘音。
新仇旧恨加一起,她忍不住想好好教训凤尘音一顿——反正有王爷在场给她撑腰。
然而……“凤云皎,你给我跪下!”凤夫人转头看向凤云皎,目光冰冷如刀。
凤云皎神色一变,下意识地开口:“为什么?为什么?你还敢问?”凤夫人眉目沉厉,再不是往日不问世事的态度,“身为庶女,不敬嫡姐,以下犯上,此乃罪其一;勾引自己的姐夫,唆使战王休妻,其心歹毒,此乃罪其二;身为女子,不守礼教,不知检点,辱没门风,若是传到圣上面前,让人以为凤家私德败坏,上梁不正下梁歪,你就是凤家的罪人,列祖列宗都不会放过你!此乃其罪之三!”一番话如雷霆般砸下,凤夫人冷声命令:“来人,把二小姐按倒了打!本夫人今日就当着熊嬷嬷的面,好好治一治这混乱的家风!”

小说《凤尘音宴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11月14日 13:44:28
下一篇 2023年11月14日 13:44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