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狂人归来(韩梅陈微末)最热门小说排行榜_完整免费小说精选狂人归来韩梅陈微末

《精选狂人归来》,是作者大大“韩梅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,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韩梅陈微末。小说精彩内容概述:精选小说狂人归来(韩梅李青)小说,文笔细腻优美,情节生动有趣,题材特别新颖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李青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,小编为您带来精选小说狂人归来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。…《精选小说狂人归来》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精选狂人归来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韩梅陈微末,故事精彩剧情为:”韩梅不敢说要是喜欢就去追追看的话,毕竟她很清楚李青是个难以驾驭的性格。她只能拿学习哄陈微末:“你好好学习,以后会有学霸帅哥的。”陈微末的确很受用,得意地哼哼,“别人画的饼我一般不吃,但你给的我可以勉强考虑。”能将陈微末拉上“正途”,韩梅也算是完成了重活一世的目标之一…

精选狂人归来

精彩章节试读

精选小说狂人归来(韩梅李青)小说,文笔细腻优美,情节生动有趣,题材特别新颖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李青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,小编为您带来精选小说狂人归来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。
…《精选小说狂人归来》免费试读韩梅躺到床上了才想起来没告诉陈微末事情的始末,又艰难地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一打开就是轰炸般的99+。
字里行间都是陈微末快要跃出屏幕的怨气。
开始还耐心地喊她桃子,后来忍无可忍直接叫上了全名。
桃子,你回家了吗?今天你家的车跑的好慢噢星星都数一万八千六百四十二颗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?……韩梅!你是不是忘了什么!韩梅刚打开对话框呼出键盘,语音电话就立即打了过来。
陈微末幽怨如女鬼索命的声音幽幽传来:“桃子,我等得好苦啊……”韩梅吓得一激灵,把手机拿远了些。
“你听我狡辩。”
韩梅对陈微末无所隐瞒地说了一遍,想起李青说的别让外人知道他受伤的原因,又自我安慰:末末不算外人。
“桃子还真是自带招桃花体质,”陈微末佯装惋惜地叹气,“这种帅哥果然还是轮不到我呀。”
韩梅不敢说要是喜欢就去追追看的话,毕竟她很清楚李青是个难以驾驭的性格。
她只能拿学习哄陈微末:“你好好学习,以后会有学霸帅哥的。”
陈微末的确很受用,得意地哼哼,“别人画的饼我一般不吃,但你给的我可以勉强考虑。”
能将陈微末拉上“正途”,韩梅也算是完成了重活一世的目标之一。
陈微末怨气太重,硬是拉着韩梅聊了半宿,直到韩梅实在困到支撑不下去才挂了电话。
翌日一早,苏家的保姆来喊韩梅起床。
她不情不愿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闭着眼洗漱完蒙头套上衣服。
韩梅借着坐车的间隙补觉,白天德将车速刻意放慢了些,还特意选了一条平稳的路。
白天德轻声叫醒她:“小姐,学校到了。”
韩梅打着哈欠推开车门,提了提垮在单肩上的书包。
刚踏进校门,手腕就忽地被人拉住。
前世于一舟逼近她的场景历历在目,因此她对肢体接触变得很敏感,意识瞬间清醒,第一时间就用力甩开了对方。
“你是不是有……”看见眉眼阴沉的李青时,韩梅弱弱地将那个“病”字收了回去,改口道:“……是不是有事?”他往她右侧一站,挡住了从校门进来的学生视线,“你跟我过来一下。”
韩梅戒备地瞪着他:“马上就上早自习了,要去哪?”李青目光迅速在她领口处点了一下后移开,“你衬衫扣子错位了。”
她低头一看,果真扣串了,最顶上的扣子没了归属,露出隐约可见的锁骨。
下摆无所依靠地垂着,短上的一截随着她抬手的动作还能看见腰。
韩梅忙一手挡住胸口,一手扯着衣摆,红着脸羞赧地骂:“不许再看了!”果然不能在神志不清的时候穿衬衫!最近的厕所在教学楼,离校门口还有一段距离。
她抱着书包快步往后花园走去,那里早上不会有人。
李青跟在她身后,在她开口警告他之前抢先开口:“我不过去,就在外边帮你放风。”
韩梅谴责的话再次哽在嘴边,背过身飞快重新系扣子。
确定每一颗扣子都对位,她才放心转回身。
在李青身旁停下时,韩梅由衷地道谢:“谢谢提醒。”
他平日总是沉郁的神情似乎松弛下来,语调都变得懒洋洋的:“你说谢谢的时候能不能大点声?”韩梅握紧了拳,踮脚在他耳边加大了音量喊:“谢谢!”李青耳膜一痛,蹙眉看向韩梅,可罪魁祸首已经飞快逃离了现场,她书包上挂着的晴天娃娃跟着左摇右晃。
他眸底神色晦暗不明,直到韩梅跑了一段路后回头看他一眼,才不紧不慢地跟上。
陈微末在看见两人一前一后地进来时,打着的哈欠戛然而止。
韩梅合上她的下巴,“总是张大嘴容易脱臼。”
陈微末压低声音,八卦地问:“你们怎么一起来的?”韩梅不想第三个人知道她的丢脸行径,只得省略了一半:“校门口刚好碰见了。”
陈微末没放在心上,重新趴回了桌上,“不说了,趁着早自习还没开始,我要抓紧时间补个觉。”
韩梅只给了她十分钟的时间就摇晃她的胳膊,“末末,起来背书了。”
陈微末无力地翻开古诗词小册子,“学习真痛苦啊。”
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唯梦闲人不梦君……”韩梅打断提醒:“你背岔了,后面应该是梦啼妆泪红阑干。”
陈微末重新翻开看了一遍,“噢,好像是的。”
“江州司马青衫湿,宣城太守知不知。”
韩梅头疼地扶额:“青衫湿已经是全文最后一句了。”
陈微末痛苦地皱起脸,“可我觉得这么接还挺通顺的……”韩梅从没想过有人背书可以前文不搭后文,按了按眉心,“背不下就开抄吧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。”
陈微末眨巴着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,“手疼,不想写。”
“一星期的黄桃雪糕。”
“哎呀,我的手好像忽然就好了。”
早自习的结束铃一响,陈微末就把笔一撂,倒桌秒睡。
韩梅整理着第一节课要用到的资料,面前忽地落下一片阴影。
“韩梅,钱还你。”
于一舟将几张皱巴巴的钱拍到她桌上,力道不小带来的动静让桌子都一震。
韩梅看了眼一旁的陈微末,可她睡得沉,丝毫没有被这声响吵醒的动静。
她直接收了起来,顺便提了一句:“下次小点声。”
于一舟对韩梅下意识对陈微末的偏向感到一阵不舒服,但又很快挥去,放轻了声音:“你不数么?”韩梅浅浅一笑:“我相信你不会少给的。”
她笑时,眼睑下那颗红痣总会跟着微微上挑,无意地勾人。
见于一舟又有些走神,韩梅眉眼间情绪淡了下来。
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呢,还以为他总算是被自己打动。
现在看来,她这张脸或许对别人有杀伤力,但对于一舟而言,只是回忆白月光的媒介而已。
小说《狂人归来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小说《精选狂人归来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2月21日 11:04:53
下一篇 2024年2月21日 11:05: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