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尉蓝(傅衿安宴白)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笔趣阁许尉蓝(傅衿安宴白)

小说《许尉蓝》,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,主角是傅衿安宴白,是著名作者“傅衿安”打造的,故事梗概:《许尉蓝谈宴白》震撼来袭,是一本人物性格讨喜的精编之作,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!…《许尉蓝谈宴白》第15章免费试读许尉蓝谈宴白小说_第15章闻言,我发觉除了爷爷,还有另一道眼神也紧紧落在我身上。这个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许尉蓝》,深受读者们的喜欢,主要人物有傅衿安宴白,故事精彩剧情为:包厢内只剩贺廷和陆时晏。还有穿着一袭高定西装,长腿交叠,躺在沙发上睡得安稳的谈宴白。一见到我,贺廷就一脸无奈,“嫂子,川哥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拉着时晏一个劲喝酒,拦都拦不住。”“……”我隐隐猜到是什么原因…

许尉蓝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《许尉蓝谈宴白免费》作者是许尉蓝,文笔精妙简练,文风热情活泼,内容主要讲述:…《许尉蓝谈宴白免费阅读》免费试读许尉蓝谈宴白免费阅读_一看时间,已经凌晨两点多了。
他不是和傅衿安一起下的班吗。
怎么和贺廷他们喝酒去了,听贺廷的意思,傅衿安还不在场。
再打电话过去,已经关机,想来是没电了。
我只能换衣服出门,打车前往他们平日里攒局的老地方,一家私人会所。
抵达时,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。
包厢内只剩贺廷和陆时晏。
还有穿着一袭高定西装,长腿交叠,躺在沙发上睡得安稳的谈宴白。
一见到我,贺廷就一脸无奈,“嫂子,川哥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拉着时晏一个劲喝酒,拦都拦不住。”
“……”我隐隐猜到是什么原因。
他依旧固执地认为,我和陆时晏之间有些什么。
男人恐怕都是这样吧,自己可以州官放火,但决不允许妻子有一点给他戴绿帽的可能。
哪怕连这一点可能性,都只是他莫须有的猜忌。
我抱歉地看向坐在一旁,儒雅温润的陆时晏,“学长,你还好吗,我带了解酒药,要不要吃一点?”他估计也被灌下去不少酒,眼神都迷离了。
“好。”
陆时晏找回几分清醒,仰头看着我,两颊酡红,双眸晶亮,像个等糖的小学生。
我从取出药放到他手心,又递了杯水过去,“实在是对不起,让你喝成这样。”
“你可别提了,他也不知道在拗什么劲儿,川哥灌他,我们都帮忙拦着,可是他一股脑照单全喝了!”贺廷吐槽着,不等我想什么,又把车钥匙递过来:“你能开车吧?”“嗯。”
我走到谈宴白旁边,忍着酒气,俯身拍了拍他的脸,“谈宴白,醒醒,回家了。”
谈宴白皱了皱眉头,烦躁地睁开眼,看见是我时,突然傻der一样地笑了起来,“老婆。”
说话间,大手还将我的手包裹进去。
干燥的手掌一片凉意。
贺廷笑得更傻,颇为自豪,“嫂子你看,幸亏我没有叫傅衿安来,不然她要气死过去。”
只有角落处,陆时晏微垂着脸,一言未发。
我想将手抽出来,偏生醉酒后的男人比清醒时还要多几分蛮劲,压根纹丝不动。
只能由着他去。
贺廷帮我一起把他扶上车,才回过头去找同样喝多了的陆时晏。
我坐进车里,第一件事就是把车窗降了下来。
以前我并不排斥酒味,但今天闻着这个味道就有点忍不住反胃。
这个点,一路畅通。
我大半夜被叫醒,再加上白天的事,心里憋着火,猛地踩了几脚油门和刹车。
谈宴白似乎嫌颠簸,不耐地呢喃了几声,“秦泽,慢点!”“慢不了一点。”
我脱口而出。
“呕……”“不许吐。”
我瞬间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“呕……”“咽下去!”我烦得不行,自小我就最怕看见人吐,也听不得这种声音。
现在怀孕了,就更加无法接受。
毫不怀疑,他如果吐出来,我也会立马将今天的晚饭吐个干净。
“嗝——”听见他打了个酒嗝又安静下来后,我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。
十来分钟后,车子徐徐驶入院子。
“到家了,谈宴白。”
我拉开车门的同时开口。
未料,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,也随着我开门的动作,一齐倾倒过来。
我皱了皱眉,只得硬着头皮扶住他,“你自己能使得上力气吗?”没有回应。
只能打电话将睡得正香的刘婶叫醒,把谈宴白一起扶回房间。
“少夫人,要不要我帮什么忙?”刘婶问。
“不用,您快去接着睡吧。”
我有些不好意思,本来就扰人清梦了,不好再多麻烦。
刘婶走后,我忍着被酒气熏得反胃的难受,弯腰帮谈宴白脱下皮鞋和领带,直起身子准备下楼。
转身却发觉自己的手被他忽然握住了。
他闭着双眸喃喃道:“老婆……”“……”我其实并不觉得他在叫我。
更大可能是,他和傅衿安已经发展到了互称老公老婆的地步。
我伸手掰开他的眼皮,“谈宴白,你看清楚我是谁。”
“老婆……”他并不配合,翻了个身避开我动作的同时,将我的手抱得更近了,低声道:“许尉蓝,我老婆是许尉蓝。”
心尖蓦地一颤。
又理智地告诉自己,他是喝多了而已。
不必当真。
他清醒的时候,只会选择别人。
我抿唇,淡淡道:“是吗,可是你根本不喜欢她,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当老婆,辛苦你了。”
他在办公室和爷爷说的话,字字清晰地刻在我的心里。
许尉蓝,别再犯糊涂了。
“不辛苦……”他蹭了蹭我的手背,清冷的面庞竟露出几分满足,醉醺醺开口:“我老婆很好,她是最好的女人。”
“眼睛还算不瞎。”
嫁进傅家后,对长辈对谈宴白,我都做得尽善尽美了。
他就算不喜欢我,也不能从这上面挑出什么刺来。
谈宴白呢喃了几句我听不清的话,许是以为没人了,又睡了过去。
待他睡熟后,我抽出自己的手,下楼去给他煮醒酒汤。
他喝多了以后,半夜容易醒过来,喝上一碗醒酒汤,第二天就不会因为宿醉头晕了。
可能是三年来养成了的习惯,明明已经离婚协议都拟好了,已经搬出这个不属于我的家了,还会下意识照顾他。
等将煮得软烂的食材从沸腾的锅里捞出来,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。
自己是在做什么?想走,可浪费也不好。
算了,就当日行一善,照顾流浪狗了吧。
我给自己找出一个合理的借口。
等煮好了,滤掉药材,我就端着醒酒汤上了楼。
原想放在床头就离开,可刚走到床边,竟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。
我一愣,莫名有些不自在,“醒了?”“嗯。”
“这,这是顺手给你煮的醒酒汤。”
我做贼心虚般地将汤碗放在床头,“你想喝就喝,不喝倒了也行。”
话落,便要落荒而逃。
未料,半个小时前还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,突然长臂一伸,紧紧锁住我的腰。
“老婆,不要离婚好不好?”

小说《许尉蓝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6月24日 11:10:29
下一篇 2024年6月24日 11:11:20